天气预报

| 首页| 太原新闻网| 江门旅游景点大全| 汽车之家论坛| 张家界景点| 汽车离合器| 安徽新闻联播| 金华新闻|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 > 正文

君子之交

来源:天气预报 作者: 时间:2018-02-22 手机看新闻

寒骊上人口中蓦然传出怪异的咒语声乾蓝冰焰顿时仿佛火山爆发一般从巨鼎中汹汹喷出转眼间将整个法阵覆盖其下。

原标题:君子之交

    安武林

    刘绪源先生走了,走得很匆忙。我没有一点心理准备。我一直期待着奇迹,也差一点相信他必然是个奇迹。没想到,他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我看到他在浙江参加文学活动,气色很好。我很激动,很惊喜,以为他可以创造一个奇迹。我发微信说:“刘老师,你气色真好啊!”他马上回复我:“武林,你在哪里看到我的?”我说:“你在浙江参加活动嘛,朋友圈里都在转发,点赞。”我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以为他的病情可以阳光灿烂起来。没想到,他很突然就走了。

    我和刘绪源先生的交往,细想起来,真的可以算是君子之交了。他的人品,文品,令我敬仰。他送过我不少他的著作,我都认真拜读了,但我没给他写过一篇书评。他的评论颇丰,但也没有给我写过一个字。我们没有一点利益的交集,所以,我们的交往很纯粹,的确可以算是君子之交了。

    刘绪源先生是大个子,大长脸。给人的感觉很高大,很魁梧。像一座塔,像一座小山。上海的一批女儿童文学作家,对他总是崇拜加膜拜,好像小妹妹仰望大哥哥一样。他给人总是那么一种温暖的感觉,可以依赖的感觉。他谦和,威严全部在他的文字里。他正直,严谨,犀利,敏锐,这些都是儿童文学作家圈内共同的评价。他的眼睛不大,但闪闪发光,富有内涵。

    刘绪源先生每赠我书,必称安武林兄,或者武林兄。这是真正的学者。我记得还有一个朋友,徐鲁先生也如此。我比较乱,理性的时候称他刘老师,激动的时候叫他刘兄,刘大哥。他和我,是那种亦师亦友的关系。我唯一给他写过的一篇文章《夜访刘绪源》,他蛮喜欢的,他自己还引用了。朋友王林先生对我说:“武林呀,绪源老师对你真不错呀,还带你去了他家,参观他的书房,我们交往这么多年,他都没带我去过。”

    刘绪源先生已经远去,我已经得不到他内心里对我的真实评价了。但我们交往,他总是非常愉快的。眼睛里闪着快活的光芒,嘴巴咧得比见任何人都大,那是发自内心的大笑。我私下里想:“我的文品和人品,总有一样是他欣赏的,喜欢的。否则,以他的性格,我们是不大可能近距离交往的。”

    记得有一次,他出了一本新书。他对我说:“武林,你给我写个评吧。”我笑嘻嘻地说:“你这里面有评论我的文章么?若有,就写,没有就不写。”我说话从来都不过脑子,脱口而出。虽然是玩笑话,但很小家子气。刘绪源先生一愣。我翻看了几页说:“你怎么大部分都是评上海女儿童文学作家的呀,地域性太鲜明了,格局太小了。”刘绪源先生嘿嘿笑了。我太任性了。过后,我很后悔,不该那么信口开河。其实,有一句话我没对他说,我写作品的评,还行,我给理论和评论的书写评是不在行的。但是,他送给我的每一本书,我都认真拜读了。每读完一本书,我对他的钦敬就增加了一分,这一点,他是不知道的。

    刘绪源先生最早是写小说的,他对我说,他看到王安忆这些人写小说写得那么好很“生气”(这不是嫉妒,而是自责),他一生气就改行了,做学术,搞研究,写散文,写随笔。他的许多评论和随笔,我在很多年前就读过,我对他心仪已久。儿童文学批评中,我最喜欢他的对文学现象的批评,一针见血,入木三分,切中要害。许多文学批评,无论是表扬还是批评,读起来总不过瘾,原因是不能切中本质。在我的心目中,他是一个真正的批评家。我读得最仔细的,是他那本《儿童文学的三大母题》了。我有两点特别钦佩,一点是角度选得美妙绝伦,二是论证的材料极其广博。由此看,他也是一个真正的读书人。

    记得有一晚,我们俩在微信上争论开了。我曾经写过一篇随笔《为金钱而写作》,写的是巴尔扎克。他不同意我的观点。你一言,我一语,长长的,手机看起来都不方便了。没有一个人插言。我觉得和他在朋友圈争论不好,赶紧删了。他问我:“武林你怎么删了,我们是学术讨论啊。”我哈哈一笑说:“我不喜欢别人看笑话。”我们都不放在心里,我知道,这种争论是没有结果的。就像白天和黑夜争论谁最光明谁最黑暗一样。

    刘绪源先生,刘绪源老师,刘大哥,刘兄,我这一篇性情的文字送给你,我想,我已经听到了你在另一个世界里的笑声,你边笑边说:“哎呀,这个武林呀……”

君子之交
眼前光华一敛两名黑袍老者一名灰袍大汉出现在了韩立面前.看起来年纪稍小些的大汉飞在前面两名老者却飞在其后。……
君子之交